点击关闭

机构管理-监管机构已对信托公司采取处罚措施的

九州缥缈录开播

對於受罰信託公司,最直接的負面影響則是信託業務開展受限。普益標準認為,根據相關規定,在受託管理社保基金、保險資金、企業年金、擔任特定目的受託機構以及開辦受託境外理財業務時,對受到行政處罰的信託公司會有限制,未來在申辦新業務類型時也可能受到影響。信託公司擬新設基金子公司等主體時,有可能因自身被行政處罰而無法開立相關機構,影響信託公司的業務發展布局。

記者據銀保監會官網信息統計,今年1月份-6月份,已有8家信託公司接到監管罰單,罰沒金額合計超過1100萬元,遠超去年同期水平。其中,有4家信託公司被處罰金額超過200萬元。事實上,百萬元級別的大額罰單並不多見。據記者統計,2018年單筆信託罰單金額過百萬元的只有2單;而2017年則僅1單。

對此,中鐵信託在研報中表示,合規是金融機構經營的基礎,也是監管機構所關注的重點,信託公司必須要加強對自身合規審查能力的培養和建設,建立組織健全、制度完備、流程規範、覆蓋全業務過程的合規管理體系,使得合規管理與公司業務深度融合,以應對愈發嚴峻的監管環境。

雖然大筆罰單數量超過往年,不過更多的是針對單個業務的幾十萬元的罰單,有信託業內觀察人士指出,對於單筆規模較小的罰單,更多起到的是警示作用,引導信託公司加強合規經營。

今年來,隨着嚴監管形勢延續,信託公司頻接監管罰單,如何加強風險管理變得越來越重要。記者梳理銀保監會官網信息發現,上半年已有8家信託公司因違法違規被監管下發罰單,合計罰沒金額超過1100萬元。

■本報記者邢萌進入下半年,信託受罰再添新例。7月9日,據銀保監會官網,華澳信託因隱瞞實控股東及實控人變更,被上海銀保監局責令改正並處於50萬元罰款。

《證券日報》記者獲悉消息后,第一時間聯繫到華澳信託,進一步了解相關事宜。對此,華澳信託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誠懇接受監管機構的處罰決定,並對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深表歉意。公司已針對存在的不足實施了有針對性的整改提升,並將持續根據法律法規和監管要求,做好與股東方的日常溝通,加強公司股權信息登記、資料報送和信息披露等工作,杜絕類似情形再次發生。」

加強合規成為大勢所趨事實上,監管對信託公司開出罰單,更多的是起到警示和指導作用,信託公司應加強合規管理,同時還要加強與監管部門溝通。

有信託公司內部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隨着監管趨嚴,更多信託公司可能進入受罰名單中,信託公司受罰也將走向常態化。從金融子行業來看,不僅是信託公司,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接到罰單也是常態。比如,有媒體梳理相關資料發現,今年上半年銀保監系統給商業銀行開出超600張罰單,合計罰沒金額逾3億元。

有業內人士指出,罰只是手段,目的是為了使信託公司更加合規,監管機構公布罰單內容,對信託公司運行是一種指導和警示,緊跟監管動態,有利於更好地規範自身行為。

此外,加強與監管部門的業務交流和溝通也是重要手段。

「開罰單」走向常態化相關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18年1月份至3月份,華澳信託向上海銀保監局隱瞞了公司實際控制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變更事項,此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三)項、《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第五十二條,據此,上海銀保監局作出了行政處罰,要求華澳信託責令改正,並處罰款50萬元。

金杜研究院認為,信託公司應更加重視宏觀政策動向、及時學習新的監管規定,執行監管機構的窗口指導意見。如監管機構對信託公司採取現場/非現場檢查或要求回復詢問時,信託公司應協調業務、合規、風控部門,必要時聘請外部律師共同協作,積極、妥善應對。監管機構已對信託公司採取處罰措施的,如信託公司對處罰原因、依據、內容有異議,也應依法發表自己的觀點和意見。通過監管機構與信託公司之間的業務交流,即能促進信託公司合規經營,同時也能進一步提高監管執法水平,最終有利於整個信託行業的穩定、有序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監管的一種有效手段,對信託公司下發罰單已逐漸走向常態化。

對此,華澳信託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將嚴格落實監管要求,已有針對性的作出整改工作。

今日关键词:失踪女童漳州出现